证据不足 北京首例性骚扰案女方败诉
2013-12-21 21:22 杨昌平 法制晚报

北京首例性骚扰案以女方的败诉暂告一段落。今天上午9时30分,海淀法院公开宣判,由于雷曼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焦宾对其有性骚扰行为,法院驳回了雷曼的诉讼请求,与此同时,法院也驳回了焦宾反诉雷曼侵犯名誉权的诉讼请求。

今天的公开宣判始终笼罩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氛之中。昨天下午5点,海淀法院法官突然给被告代理人赵永煊律师打电话,称因为找不到雷曼了,要求赵永煊今天不要来听取宣判,这使赵律师迷惑不已:“找不到原告,为什么不让被告律师出庭呢”?原定于今天9时宣判的时间不知何故推迟了15分钟,审判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在仅有原告律师到庭的情况下,审判长开始宣读判决书。而在宣判之后,法官又通知被告律师下午去领判决书。

海淀法院审理后认为,性骚扰并非明确的法律概念,可以归属于名誉权范畴。雷曼以维护名誉权为由指控焦宾对其实施性骚扰,法院可以受理。在对相关证据进行认证后,法院认为雷曼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焦宾对其实施了性骚扰,且雷曼在医院所做诊断证明其患有偏执症。法院驳回了雷曼的起诉。

对此判决,雷曼的代理律师称其在宣判前未能与雷曼取得联系,是否上诉要等与雷曼商量后再定。而焦宾的代理律师赵永煊则称,判决在一定程度上还了焦宾一个清白,到目前为止,焦宾的生活仍受到较大影响,此案带给他的阴影将长期存在。对于反诉被驳回,赵永煊表示疑惑,他认为,从法理上来讲,如果法院认定雷曼称焦宾对其进行性骚扰的诉求不成立,那么焦宾反诉雷曼侵犯名誉权的理由就是成立的。

北京市首例性骚扰案的原告雷曼在家中向媒体记者展示五十份书证和录音证据,状告某先生对其性骚扰。被告已向北京市海淀法院递交了反诉状,法院已受理此案。

关闭窗口